英特尔调整新一代Xeon 服务器平台到底是为了什么事?

2020-04-28 13:25:57 来源:来源:technews(台)

1998 年6 月29 日正式诞生的英特尔(Intel)「Xeon」处理器品牌,因代表高利润服务器与工作站产品线,靠着20 世纪末期网际网路时代到来,以及21 世纪初期云端数据中心成长,成为英特尔最主要的获利来源,且几乎不受外在环境影响,包含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。

这20 年来,即使英特尔处于低潮,如NetBurst 魂断10GHz 主频大梦、进军移动市场惨遭滑铁卢、14 纳米制程「挤牙膏」挤到产品大缺货,但标上Xeon 的英特尔处理器,依旧挹注源源不绝的丰沛营收。讲白一点,英特尔再怎么不务正业、胡搞瞎搞、发动x86 义和团之乱、桌机被AMD 打个满头包,数据中心和服务器业务相关的事业群,依然让英特尔继续发大财。

AMD K8 在2003 年侵入服务器市场,能对英特尔造成空前绝后的巨大威胁,也是因为Opteron 这个品牌,挟着以64 位元x86 指令集为首的众多技术优势,曾经一度和Xeon 平起平坐,让AMD 首尝服务器市场的甜头。截至目前,从2017 年开始让AMD「重返荣耀」的EPYC,也尚未重回Opteron 在2003~2009 年的美好荣景。

但关于英特尔的新一代Xeon 处理器,今年初却传出不太妙的谣传:接替现有Purley 平台的新一代双Xeon 处理器平台「Whitley」,前期采用的第四代14 纳米制程(意思就是挤了3 次牙膏)Cooper Lake-SP 处理器,惊传遭取消。

乍看之下,这是英特尔「知耻近乎勇」直接迈向第二代10 纳米制程的勇敢决定,但这事情并不单纯,一个弄不好,足以撼动支撑英特尔 20 年的基业。

Google 提出的Bfloat16(BF16,Brain Floating Point)浮点格式,是近来深度学习应用的新宠,让众多芯片厂商趋之若骛,魅力无法阻挡。

BF16 介于半精度FP16 与全精度FP32,指数(Exponent)和FP32 相同,保留近似的动态范围,但小数(Fraction)部分较少,能让开发者在16 位元的空间内,透过降低精度获取更大数值空间,并能降低浮点运算器的电路复杂度(浮点乘法器的尺寸,会随着小数宽度的平方而增加),大幅节省晶片面积,或在相同的芯片面积内,塞入更多浮点运算器,提升运算速度。

所以英特尔2019 年6 月首次公开披露Cooper Lake 和Ice Lake 的AVX-512 新增指令时,就引发「在14 纳米末代服务器处理器支持BF16,然后又在10 纳米世代砍掉」的质疑。

更何况,英特尔在2018 年7 月宣布中止Xeon Phi 产品线后,就缺乏对应BF16 的标准处理器产品,这背后一定暗藏重大的策略考量,例如某个极为重要的客户(或许英特尔原本就当成Xeon Phi 7200「Knights Mill」系列的首选目标),急着要在深度学习应用部署BF16 运算平台。










 

 






当初外界也不乏「Ice Lake 的服务器版本,也有可能追加BF16」的猜测,但英特尔今年3 月更新的x86 指令集扩展文件,很明确宣示:BF16 仅限Cooper Lake(Cedar Island 平台)和Sapphire Rapids (Whitley 后面的Eagle Stream 平台,10 纳米++ 制程),Ice Lake 的服务器版,没有BF16。

到头来,英特尔想干么?那个神秘客户又是谁?

首先,Cooper Lake-SP 虽然遭取消,但Cedar Island 平台的Cooper Lake-P 处理器仍保留,反正AMD 也没有可与之竞争的产品(目前EPYC 只有双处理器组态,再往上就付之阙如)。换言之,假使客户坚持要有提供BF16 的Xeon,并非没有选择。

其次,英特尔为何要腰斩48 核的Cooper Lake-SP?这很可能跟它是包两颗24 核芯片(甚至有可能3 颗,像AMD 一样把存储器控制器与I/O 独立出来)导致过热有关。同样靠着封装两颗Cascade Lake-SP 凑到48 核的Xeon Platinum 9242,标准功耗就高达350W,在14 纳米制程换汤不换药的前提下,我们应该没有充分信心,相信Cooper Lake- SP 可压低到300W 以内。

况且,AMD 预定今年第三季上阵的第三代EPYC「Milan」,除了与前代共用SP3 脚座,将使用台积电EUV 7 纳米制程,也确认改良后的Zen 3 核心与容量激增的第三阶快取存储器。而Milan 将引进HBM 这种神兵利器、会有「包10 颗CCD 的80 核版本」之类的恐怖传言,更从来没有停歇过。

总之,论帐面规格和价格弹性,英特尔新一代Xeon 平台能否占到任何便宜,仍是问号。将双处理器(Whitley)和4 / 8 脚座处理器(Cedar Island)分而治之,更充分彰显英特尔已经正视挑战,准备正面迎击AMD 的决心。毕竟英特尔再继续挤牙膏下去,连在数据中心领域长期享有的强势地位,都将面临危机。

 

当然,商业竞争的胜负并非只取决于产品技术的优劣,从「建立生态系统」、「稳固伙伴关系」一路到台面下的各类措施,英特尔手上能动用的武器与资源,绝对远胜AMD,从2019 下半年开始,在各大服务器系统厂启动的「Design In」,英特尔新开案数远多于AMD,也不会是太令人意外的结果。但假若英特尔在10 纳米制程服务器处理器没踏稳第一步,AMD 要重现昔日Opteron 的荣光,好像也不是如此遥不可及。

最后,扯了这么多,那个英特尔眼中重要到极点的客户,到底是谁?

听说是创办人的老婆是华人、又带头发起OCP(Open Compute Project)的那间又有脸又有书的公司。不过笔者更好奇的是,据闻他们去年7 月就收到Cooper Lake-SP 的样品做测试,不知效果如何?真的有这么热吗?


创芯大讲堂全场限时75折!

  1. EETOP 官方微信

  2. 创芯大讲堂 在线教育

  3. 创芯老字号 半导体快讯

相关文章

全部评论

  • 最新资讯
  • 最热资讯
X